主页 > 六开彩开奖结果 >
利丰抓码王网易研究局林毅夫:中美贸易逆差的主要问题不在中国
发布日期:2019-10-16 17:04   来源:未知   阅读:

  5月5日,在北大国发院投资论坛上,北大国发院教授林毅夫围绕改革开放、中美贸易争端等热点话题发表了演讲。

  1、即使全面深化改革的几百项措施都落实到位,也并不代表不需要再改革了,因为经济发展过程中新的矛盾、新的冲突,必然会不断地涌现。所以这种情况下,中国经济如果要继续保持稳定和相对快速地发展,改革永远在路上。

  2、如果一个发展中国家懂得利用与发达国家之间的技术和产业差距,以引进、消化、吸收的方式来进行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就会有一个后发优势。这样创新的成本会比发达国家低,风险也会比发达国家小,如果发展中国家懂得利用这种潜力,那么它的发展速度自然可以比发达国家快。

  3、由于中国国内有比较大的市场,我相信中国经济在未来十年有增长8%的潜力。

  4、美国的贸易逆差主要问题不在中国,不在东亚,而是因为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美国可以印钞票买东西,这样造成的。

  5、我想在未来十年、二十年,跟过去四十年比,中国的外部环境会有很大的变化。

  6、中国的产业不升级的话,人均收入水平不能提高,市场就不会扩大,对美国那些生产更高级产品的人也不利,因为美国需要的是不断扩张的市场。

  林毅夫:中国经济这40年的发展是人类经济史上的奇迹,确实是有目共睹的。十年前、二十年前,我想大家没有想到中国能够有这么持续的繁荣。由于这些年的发展,在去年十九大的时候,习主席讲到中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现在到强起来的新时代。所以我想从中国经济不变的部分和变的部分,跟各位交流一下我对新时代中国经济的看法。

  首先,不变的部分。我觉得中国的改革开放永远在进行,今年是庆祝改革开放40年,但是改革开放是永无止境的。过去的40年我们的改革开放之所以可以避免苏联东欧转型期的崩溃、停滞、危机不断,是因为我们采取了务实的渐进双轨制的办法。在转型期间存在很多没有效率的大型国有企业,我们并没有按照当时世界上主流的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的看法——既然它没有效率就让它崩溃,中国采取的是老人老办法,继续给它保护补贴,同时采取新人新办法的方式,对那些符合比较优势的、劳动力比较密集的产业,不仅准入,还积极地因势利导,设立经济特区、工业园区。靠这个办法中国避免了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当中出现在苏联东欧的崩溃、停滞、危机不断,我们取得了稳定快速的发展。

  但是这种方式也有代价,你要保护、补贴那些传统的重型的国有企业,那么政府就对经济还有很多的干预和扭曲。任何事情都有两面,那些干预扭曲可以带来稳定,但也带来了一些租金寻租腐败、收入分配的问题。所以改革当然要与时俱进,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之所以给这些重型的国有企业保护补贴是因为当时中国处于资本短缺的低收入经济的状态,到2001年才进入到中等收入的最低水平,人均收入1100美元,不给国有企业保护补贴它活不了,因为它没有比较优势。但是现在中国已经是9480美元的中等偏上收入的国家,大部分的资本密集型产业也已经有比较优势了,那这个保护补贴就从转型初期的雪中送炭现在变成了锦上添花。从企业的角度来说给我的钱越多越好,从社会付出的代价来说政府给企业保护补贴就会干预市场,就会扭曲,就会有寻租行为、腐败和收入分配的问题。所以当保护补贴变成锦上添花就不需要了,这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的意见,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潜台词就是要把剩余的扭曲都取消掉。

  当然推行全面深化改革的措施不是一两天就能够落实的,需要一段时间。但即使全面深化改革的几百项措施都落实到位,也并不代表不需要再改革了,因为经济发展过程中新的矛盾、新的冲突,必然会不断地涌现。所以这种情况下,中国经济如果要继续保持稳定和相对快速地发展,改革永远路上。无论是过去还是新时代都是这样的。这是我的第一点看法。

  第二点看法,我觉得在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还是有相当大的潜力。潜力发挥好的话,中国还可以在世界上保持比较高的发展。大家都知道有一个论断,我说从2008年开始中国还有20年保持8%增长的潜力,当然媒体在转述的时候都忘了“潜力”两个字,说林毅夫讲中国增长会保持8%。我从来没有说过8%的增长,大家批判都是从一些误传的数字来批判的。

  为什么有8%的增长潜力?你要看经济增长的本质是什么,经济增长的本质是技术不断创新、产业不断升级,劳动生产率水平不断提高,然后收入水平才能提高。这个机制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是一样的。发达国家收入水平高代表它劳动生产率水平高,现有产业的技术水平和附加价值在世界上最高。在这种状况下发达国家要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就只能靠自己发明了。大家知道,自主发明一个新技术、新产品,投入和风险都非常巨大,成功的概率小,绝大多数是失败的。所以如果用一个词形容创新的话,就是我们常讲的一将功成万骨枯。从19世纪末到现在,发达国家一直都是领先于世界的,它们平均的增长率相当稳定,在3%到3.5%之间。最近我又重新算了一下,美国从1900年到金融危机之前的2008年,利丰抓码王,平均每年的增长速度是3.3%,可见发达国家是相当稳定的。

  那么发展中国家呢?大家知道我有一个论断:如果一个发展中国家懂得利用与发达国家之间的技术和产业差距,以引进、消化、吸收的方式来进行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就会有一个后发优势。这样创新的成本会比发达国家低,风险也会比发达国家小,如果发展中国家懂得利用这种潜力,那么它的发展速度自然可以比发达国家快。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有13个发展中经济体懂得利用这个潜力,实现了每年7%甚至更高速度的发展,即发达国家发展速度的两倍甚至更多。中国在1978年以后成为这13个经济体当中的一个,这也就揭示了为什么中国改革开放以后能够以年均9.5%的增长持续了39年,9.5%的增长是发达国家的3倍。

  中国经历了快40年的快速增长,还有多大的后来者优势?日本跟亚洲四小龙20多年用光了潜力,降到5%、4%,而中国已经39年了,在我看来,讨论这个问题需要真正了解后来者优势的内涵是什么:关键不在你用了多少年,关键是你现在跟发达国家有多大的差距。

  大家觉得这几年经济表现不好,我可以用数字说明。从2008年到2016年的八年时间里,中国的平均增长数是8%,跟我当时的预测很像。当然这是一个潜力,这个潜力能发挥多少?决定于两部分。一部分是国际经济的情形,一部分是中国国内经济的潜力。从国际经济的情形来讲,2008年出现了金融危机,国际经济比较疲软,而我们是出口比较大的国家,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经济增长速度会受到影响。第二,也决定于中国的改革开放措施能不能把经济增长过程中碰到的一些问题解决,取决于以上两部分。在我看来,即使国际经济形势不太好,但是由于中国国内有比较大的市场,我相信中国经济在未来十年有增长8%的潜力。而且现在中国的经济规模是全世界的16%,按照市场汇率计算,我们要是增长6个百分点,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就是1个百分点,全世界经济增长就是三个百分点,所以我相信中国在未来十年或更长时间里,每年全世界市场的3%的增长来自于中国。这是第二点看法,我们还是会有相对比较高速的增长,8%是个潜力,到底多少决定于内外部的因素。

  第三点,中美关系大家现在很关心,美国派了代表团来,说美国逆差非常大,是因为中国不公平的贸易政策引起的,是政府的各种保护补贴引起的。

  从贸易逆差角度来看好像有一定的道理,因为在1984年以前中国对美国有逆差,1985年开始有顺差,只有6000万美元,占美国的贸易逆差0.3%,去年中国的贸易顺差3700多亿美元,占美国贸易逆差的44%,好像美国的贸易逆差都来自于中国,这是一种观察。

  但是我们知道美国是世界上最高收入的国家,美国收入水平高了,比较优势就有变化了。劳动密集型的、跟生活必需品有关的产品,美国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不生产了,一开始是从日本进口,这样一来,日本有很大的顺差,美国有很大的逆差。后来60年代、70年代日本的工资上涨,劳动力比较优势变化了,这些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业就转移到了亚洲四小龙,当时的美国对东亚的逆差就从日本转移到亚洲四小龙。八十年代我们改革开放的时候,亚洲四小龙的比较优势也变化了,这些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业转移到中国大陆来了,美国对东亚的贸易逆差也就跟着一起转移过来了,这是国际比较优势变化的结果。而且在八十年代的时候,美国对外逆差最高的时候超过100%,都来自于东亚经济体。这些年美国的贸易逆差不断扩大,这是事实。但是来自于东亚的贸易逆差从最高的时候超过100%,降到现在只有50%了。也就是说固然中国对美的贸易顺差从0.3%变成44%,但是从整个东亚经济来看是从100%降到50%,所以美国的贸易逆差主要问题不在中国,不在东亚,而是国际储备货币,美国可以印钞票买东西,这样造成的。中国现在人均GDP只有美国的15%,其实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只有美国的25%,中美之间由于收入水平不一样,发展阶段不一样,比较优势不一样。中国生产这些产品实际上是不可能到美国生产的,中国的这些产品加高关税,无非就是美国的人民付更高的价格;美国不向中国买,向其他的地方买更贵,这种情况下美国的消费者也需要付更高的价格。所以贸易,中美之间应该是合作双赢的,现在是这样,十年之后是这样,甚至二十年以后也是这样,我想这在新时代下不会变的。

  那么在新时代什么东西会变?第一点会变的是收入水平,收入水平变高了,人民的愿望也变了。当我们穷的时候大家凑合过日子,有就好了。而现在是高质量的增长了,收入水平高了,人的追求也不一样了,像马斯洛讲的需求层次,从最低的消费满足逐渐往高层次的精神等各方面的满足。我想这是新时代一个很重要的变化。这个变化给我们企业带来了很多机会,但也给我们的社会治理带来很多挑战。这些必须掌握好,不然在经济发展相对好的时候经常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矛盾,这是第一个变化。

  第二个变化,我担心中国的外部环境会不好。2008年国际金融经济危机到现在已经十年了,表面上看国际环境好像比以前好一点,尤其是对美国有很高的期望。但是美国的经济线年,美国平均每年的增长速度是3.3%,现在危机过去十年了,对美国最乐观的预测是2.8%,2.9%,还不到3%。而且如果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一个国家遭受危机之后如果真的复苏,应该有两三年超过4%,复苏的时候就业机会好了,大家过去抑制的消费会释放,尤其是对汽车和住房,但是美国现在没出现这种情况。欧洲、日本也都没达到3%到3.5%的长期增长。这段时间美国经济相对复苏是宽松的货币政策造成的,大量印钞票,本来大量印钞票希望能够拉动投资,但实际上投资没增加,钞票进入到股票市场了。2007年美国道琼斯指数最高的时候是12000点,当时大家都说有很多的泡沫,现在泡沫更大了,24000点了。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一些意想不到的黑天鹅事件事件很容易发生,经过十年还不复苏,自己爆发经济危机一定是自己内部有很多体制机制的问题,美国、欧洲、日本靠宽松的货币政策支撑,这种情况下我觉得美国跟欧洲很容易步日本的后尘,很可能是迷失的十年、二十年。当一个国家经济发展慢,国内的就业问题、收入问题以及收入分配差距的问题解决不了,那么大部分的国家就容易出现迷失主义。政治上就会经常出现矛盾主义,把矛盾指向别人。我想在未来十年、二十年,跟过去四十年比,中国的外部环境会有很大的变化。怎么处理外部的问题非常关键,这是第二点变化。

  第三个变化,是国际治理。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国际治理,是美国主导形成的所谓布雷顿森林体系,其实那些规则也不是很公平,都是从发达国家角度来看很公平。当然也给发展中国家留了一些发展的空间,但实际上发达国家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大部分是站在发达国家的角度看的,比如说WTO强调公平贸易,不应该有保护补贴,但是美国的保护补贴不包括在WTO框架里,比如说美国对盟友有大量的保护补贴。所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维持的公平真的很公平吗?仔细看并不完全是。当时美国能主导这样的国际治理体系,是因为二战以后美国的GDP占全世界超过一半。

  国际货币从理论设计来讲,凯恩斯设计的超主权货币比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要好很多,在刚开始谈的时候还是按照凯恩斯的设计,后来美国的财政部长参会提出说以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大家都跟着过了。但是现在国际形势变化了,经济是基础,上层建筑要改变了。现在美国从占全世界的50%,降到现在的21%、22%,中国现在占比16%到17%,中国只要维持前面讲的6%以上的增长,在未来十年,中国不管是用购买力平价计算,还是用市场汇率计算,经济规模会跟美国相当,甚至超过美国。这种国际经济结构的变化,我觉得应该有一个好处,中国到底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从发展中国家走过来的,如果美国能够包容中国提出的一些原则,那么对其他发展中国家应该是会有比较大的帮助,这点应该是肯定的。但是最难的是什么?老大不太愿意放权,那么在国际治理机构的调整过程中,可能会有不少矛盾或者冲突。

  现在很多贸易谈判的问题,围绕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无非就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其实主要的目的不是贸易逆差的问题。而且即使我们在贸易问题上做了妥协,美国也会遭到其他借口来找茬,中国还有一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中国现在作为世界第一大贸易国,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第一大经济体,按照市场汇率计算是第二大经济体,在国际治理结构的变化过程中一定会成为矛盾的焦点。但是我希望中国有智慧,尤其是年轻人,有更多的智慧能把这个矛盾冲突解决好,把三个不变当中的潜力发挥出来,真的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现场提问:中国未来发展的比较优势是在劳动密集型,还是应该转变为追求高科技?

  林毅夫: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比较优势有两个来源,收入水平不同的国家作比较,收入水平低的一方,代表资本相对短缺,劳动力相对丰富,适合劳动力相对密集的产业。收入水平高的一方,代表资本比较密集,比较优势是要素禀赋不同所决定的,然后不同国家按照比较优势来进行贸易。

  实际上世界上贸易更多的是发生在发达国家之间,发达国家之间照理说要求禀赋相同,那么发达国家之间的比较优势怎么决定呢?每个国家会产业化生产某个部分,在它专业生产的部分有规模经济,单位生产成本低。一个国家不可能产业化生产世界上全部的东西,这种情况下就出现了不同的分工,不同的发达国家会专业化生产不同的产品,然后进行贸易,这就是大部分的发达国家之间的贸易。在七十年代的时候一个后来得诺贝尔奖的人发现,70%以上的贸易是发达国家之间的。

  虽然中国人均GDP从现在按购买力平价算只有美国的25%,按照市场汇率计算16%,但未来的某一天可能会达到60%,这种情况下贸易是互利双赢的。中国会专业化生产某一部分,美国专业化生产另外一部分,两国的贸易是互利的。还有一个原则,小经济体所得到的利益一定比大经济大。假如说某一天中国的人均GDP跟美国一样,中国的经济规模是美国的四倍,这种情况下美国跟中国的贸易是美国占利益大头,同样的美国的也会是贸易损失的大头。所以我觉得现在美国这些战略家的考虑太短视了,比如说这次提出的500亿美元当中针对中国制造2025,有些东西中国还没有开始生产呢,美国就已经开始禁止了。中国的产业不升级的话,人均收入水平不能提高,市场就不会扩大,对美国那些生产更高级产品的人也不利,因为美国需要的是不断扩张的市场。中国不仅仅是出口,中国还大量的进口。在出口增加的同时进口也是大量增加的。所以贸易永远是互利双赢的。

  本文整理自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成立20周年分论坛活动上林毅夫教授的演讲及答问部分。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GUCCI押宝正确推出口红第一个月卖出100多万只香港